当前位置 : 典爱益质 > 河北房产 >

主持在日军“洪部”礼堂举行驻高邮日军受降仪式

来源:http://www.diezettelwirtschaft.net 时间:04-02 16:32:03

  王伟健 肖琼琼拍照报道 在江苏高邮市核心的一座西式制造内,粟裕衣着新四军的戎服,挤在人群中,看着当前的受降典礼,面带成功的含笑。房子中心,一张长条形方桌,一侧是日军指引官,正把一本本的日军名册交到新四军指引官的手中,展现无条目纳降。 这是爆发在1945年12月26日凌晨4时的事件。当年8月15日,日本无条目纳降,但盘踞在高邮古城内的日军仍在负隅顽抗。1945年12月19日,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亲身摆设指引,鼓动了高邮战争,用一周时代收复了高邮城。这一战争被学界称为抗日干戈末了一役。 掩盖高邮城 高邮是个古城,地舆位子卓着,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。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,南控扬州,北扼两淮,是苏中相联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,被称为“运河大门的铁锁”,素为兵家必争之地。依据史料,高邮东面是一片水网和壮阔地,成为自然障蔽;西面紧靠高邮湖,烟波浩渺,北面土城绵亘,南面背靠敌区,层层紧固的工事和繁杂的地势,给新四军攻城形成了极大的困苦。 不只地舆位子紧急,并且由于高邮古城墙地形陡峭,给新四军攻城带来更大的难度。“高邮城墙高9米、厚7米,城墙上有多个机枪掩体,还筑有两层或三层大堡垒8个,城垛之间有射击掩体,城外另有一条宽5—7米的护城河环绕角落。”到场这回战争的新四军老兵士今朝说起高邮城防的牢固,仍旧回顾长远。 现年89岁的甄为民,时任新华社兼苏中《公民报》派驻新四军的随军记者,不只到场了战前发动会,还随主攻连踩云梯登上了高邮城墙。 “我到场了高邮战争的全进程。鼓动攻城的发动会在高邮东边的一个村子里召开的,会上粟裕司令员发表作战夂箢,张鼎丞举行战役发动。”甄为民追念,“战役很猛烈,登城的竹梯子惟有电线杆子粗,一次只可几小我一道冲,城墙上的日军和伪军用钩镰枪戳中梯子,不少兵士连人带梯跌落下来。不过兵士们一个个无间地向上冲,最终登上城墙,然后与仇敌拼刺刀。” 在抗日干戈末了一役怀念馆中,一张作沙场图明晰再现了当年的战役摆设:第七纵队以一部军力攻打邵伯,其主力则摆设在扬泰线以北、邵伯以南区域,预备打来援之敌;第八纵队攻打高邮外围后攻城;华中军区特务团攻打车逻。 12月19日晚7点,新四军在南北40公里、东西20公里的沙场上同时发动攻势。至20日午时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的净土寺塔外,均被消弭。21日,我军占领了邵伯等日伪据点,堵截了高邮城日伪军的退路,在邵伯、丁沟一线组成对扬州、泰州蒋军的防地,并为打援预备了优异的沙场。 攻陷净土寺 净土塔寺是一座阁楼式的七级八面塔,建于明朝万积年间,算得上是一座古塔。远远望去,塔身发旧,灰色塔身上白泥灰修补的陈迹特地夺目,走近才展现,塔身东南角上的色彩较其他部位更深,呈灰褐色。 因为古塔在城门除外,又是一个制高点,以是,日军攻克高邮城后,这个塔便成为日军的眺望塔和军事制高点。 “净土寺塔的火力很猛,居高临下,相当难攻。”原新四军八纵68团顾问邢继刚还是记恰当年的细节,“咱们用湿棉被裹着方桌做的‘土坦克’当遮盖,越过壮阔地带,一步步靠近净土寺塔,灭亡塔内和高邮城之间的需要,还用炮轰。最终塔内的仇敌纳降了。” 至此,高邮城已处于新四军的掩盖之中,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,城楼上的警惕大局部换上了日军,并络续加固城防工事。22日清晨,粟裕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的村子,与八纵司令员陶勇一同视察了高邮城海外形,作了周到的作战摆设。 外围打下来今后就起源搞政事攻势,22号到25号鼓动总攻前,用发话器喊话、放日本民歌、用鹞子和用迫击炮散散布单,漫天都是散布单,起到了很大的用意。 总攻 12月25昼夜,入夜雨密,路面就像涂上了一层油。纵然气象晦气于攻城,然而跟着三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,新四军第八纵队及高邮独立团共6个团从西北、东、南三个宗旨同时向高邮城发动了剧烈攻击。 面临牢固的高邮城墙,为削减新四军兵士的伤亡,粟裕司令员摆设兵士们在东面壮阔地用麻袋装满土,筑起了“半月形”工事,架上轻重机枪,与城墙敌军造成平射,压制仇敌火力以遮盖攻城部队。 26日凌晨,在新四军多路进犯阻滞下,日伪军纷纷缴枪纳降。据关连文件记录:在高邮战争中,仅高邮一城,新四军就消灭日军1100余人,生俘近900人;消灭伪军5000余人,生俘3500余人;缉获各样炮60余门、4308支,军用品多数,战绩居华中抗日干戈之最。此役根除了残生存华中解放区内的日伪军据点,将苏皖解放区连成一片。 26日凌晨4时,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政事部主任韩念龙代表新四军,主理在日军“洪部”会堂进行驻高邮日军受降典礼。至此,被日军陵犯6年之久的高邮到底回到了公民的肚量。 时代仍然过去了70年,镇静的曙光平昔照射着这个陈旧的县城。源委这么多年的制造,一经被日军攻克的高邮城,不只收复了镇静,并且比当时更蕃昌。净土寺塔正本是在高邮古城的城门外,今朝,城墙已拆除,这座古塔的位子早已成为闹市区,而塔门口也修起了市民广场。白昼,白叟们带着孩子来这里玩耍嬉戏;黑夜,华灯流彩,邻近的住户来到这里,和着欢畅的曲子,跳上一曲广场舞。而进行受降典礼的“洪部”会堂,也已建成抗日干戈末了一役怀念馆,向众人讲述着当年的沧桑和荣光。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